正文 第十二十七章:该结束了

文 / 土豆飘香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镇里中学校门口不远处,ROSE戴着太阳镜坐在车里,耐心等待晓春下班。 她早就来了,静静的等待晓春的出现,也一遍一遍回忆着和晓春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快乐回忆。每次来接晓春她都充满了期待,而晓春也总会给她以惊喜,往事历历在目,可一切都快过去了,我们从今天以后就是陌路人,晓春……你还会想起我吗?

    铃铃……铃铃铃……

    学校的放学铃声响起,ROSE心中一怔,她真不愿听到这熟悉的铃声,我和晓春的感情就像这短促的铃声一样,来的太快,结束的也太快了。

    晓春随着学生的人流涌出学校大门,向红色跑车快步走来,拉开车门坐上车,“宝贝,等急了吧?”一脸期待的笑容,见ROSE带着太阳镜很落寞,立刻收起了笑脸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ROSE脸色惨白,发动跑车,驶离学校,朝ROSE郊区的别墅驶去。

    晓春看着ROSE的表情没敢出声,ROSE这是怎么了?好像哭过啊?晓春已经预感到了事情的严重,ROSE今天好像很伤感,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呢?

    ROSR跑车停在市郊区别墅区一栋二层粉红别墅门前,她和晓春下车来到别墅门前,ROSE开门,二人走进别墅。

    “坐吧!”ROSE冷冷的说,与晓春面对面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里。

    ROSE摘下太阳镜,双眼红红的望在对面有些惊惶的晓春,“亲爱的,知道我今天要和你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晓春摇头,细声问:“宝贝,你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了?”ROSE一定是想告诉我啥大事,要不以她的性格绝不会这么吞吞吐吐的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。 ”ROSE表情严肃认真,终于下决心说:“今天我把你接我家来,就是想告诉你一些我过去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晓春很敏感的一激灵,过去的事情,ROSE的过去吗?那已经过去了,我不想听。晓春不想揭ROSE伤疤,更怕自己没有勇气去接受ROSE的过去。

    晓春曾经在老头子和小妈的无意谈话之中,对ROSE的痛苦过去有过一知半解的了解,但是当他问及老头子关于ROSE的所有过去时,老头子却坚决的不告诉晓春,这让晓春对ROSE的过去很感兴趣。可自从晓春和ROSE交往得密切以后,晓春就有意无意的在躲避ROSE的过去,甚至在ROSE有时不小心谈及自己的过去生活时,晓春都会故意的插话转变话题,他怕知道,怕了解ROSE的全部过去,更怕自己脆弱的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相处一年了,从相爱到谈婚论嫁,我想……我有必要把我的家庭和我以前的生活告诉你,听后你再决定我们俩的事,我……”ROSE有些哽咽,就这么残酷的结束了吗?为什么老天总是在我刚刚感受到幸福曙光的瞬间,就突然的把我打入深渊,不公平……命运真是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!”晓春打断ROSE的话,ROSE这是怎么啦?怎么今天就突然的和我讲起她的过去了呢?晓春开导说:“每个人都有过去,但并不能就说明她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晓春,你听我说。”ROSE喊着抢过话,目光闪烁,泪花潺动,“你不许插话,我准备了好长时间,终于鼓起勇气敢向你提起我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。”ROSE两行热泪滚落,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别难过。”晓春站起,欲上前劝慰。ROSE这是怎么了,怎么这么激动啊?我没有提过要听她的过去啊,她的过去就是我的负累,我不想知道,不想了解,就让那些事情都权当没有发生过,都跟我没有关系,一点关系都没有,别……别进入我的脑海,我的生活,我们的世界。

    晓春心里呐喊着,极力的想制止ROSE的自白,我啥都不想知道,就想好好过我们以后的生活,ROSE……你知道我的心情吗?

    ROSE一挥手,摇头喊道:“你别动……别过来。”ROSE站起示意晓春坐下,哽噎说:“我家那……从我爷爷创业起家直到我,可以说我是富三代吧!我爸爸就我这么一个独生女。可以说……视我若掌上明珠,从小我就娇生惯养、衣食无忧,不知道什么是贫穷,什么是痛苦,更不知道去珍惜所拥有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ROSE嘴角掠过一丝冷笑,扬起头深深吸气。我以前是多么的不懂得生活的艰难啊?要不是我误打误撞的跑到七里村遇见老头子,我的思想和观念还都是一成不变的公主病,很难想像和感受得到劳动人民的艰辛,更无法体会到他们那种平凡生活中的幸福。我现在醒悟了……读懂了生活的滋味,可是……我却连一份最平凡的幸福都得不到,守不牢,我好悔恨啊!好无奈啊!

    ROSE还是说了,还是不顾我的感受和刺痛说了。晓春很无力的低下头,“这些我都知道,你别说了,我爱你……不是图你的钱……我……”晓春从没要求ROSE对他坦白她的过去,他不想知道,真的不想让过去的伤痛再折磨她,更不想来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……不知道!”ROSE大喊大叫,“你不知道……我的许多许多,你都不知道……不知道……”ROSE歇斯底里的摇乱满头大卷长发,痛苦的埋下头,嘤嘤啜啼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宝贝,咱们不说了好吗?”晓春满脸惶恐,ROSE这是怎么了,难道她要和我分手吗?不能……ROSE不会那么绝情的,我们不是都在努力吗?宝贝,求求你别这样行吗?晓春隐约感到丝丝凉意袭来,心头紧张的直抽搐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”ROSE猛然抬起头,一把搂起凌乱的长发,目光恍惚不定,好似在下着决心。亲爱的,我真不想离开你啊!你知道我心里有多么的痛苦吗?

    “宝贝,你别那么的激动,我们慢慢说。”晓春不想刺激ROSE,他听老头子和小妈说过,ROSE在来七里村之前得过抑郁症,经过两年的休养才好过来。所以每次ROSE和晓春发狂大叫他都尽量的忍让,很怕再刺激ROSE犯病。

    “你坐下……听我说,坐下啊……坐下……”ROSE满脸泪水,长发凌乱,瞳孔很大很吓人,指着晓春大吼。

    晓春一屁股坐下,不敢动,更不敢多说话,呆呆的看着ROSE。

    这下完了,不想听都不行了。晓春皱紧眉头,ROSE这是在故意在我的胸口上捅刀啊,她这是疯了吗?她这么的不顾我的感受,是在暗示着什么吗?对啊……她这是在拿她以前的痛苦过去来伤害我,想和我分手吗?

    ROSE看晓春坐下,哼哼一振冷笑,痛苦的说:“我的第一任丈夫是我的同学,我们大学毕业后就结婚了。可好景不长,他……忍受不了我的……骄横跋扈,和我的一个女同学……我的好朋友私奔了。”

    晓春眉头紧锁,脸色灰暗,她还是说了。晓春真的不想听,害怕听……你为什么要这样残酷的对我啊?ROSE……你难道真的想把我们的爱情抛向深渊吗?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……”ROSE自嘲的大笑,猛然收住笑声,盯住晓春,细声说:“我的第二个丈夫,那就是硬塞给我的一个男人,一个交易,一个为了家族集团生存下去而签的一笔买卖。当然,买卖一结束合同也就无效了。”

    ROSE觉得话一说出口,就没开始时那么艰难了,真想一吐为快的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晓春,她好眷结束、逃避开这折磨人的情感枷锁。

    我是在逃避吗?在逃避对晓春的感情吗?ROSE自责的问自己,我这都在做些什么啊?分手……对了,我想分手,好给老头子一个……一个交代,我的诺言不能失,那就得失去我的晓春吗?

    晓春瞪大眼听着,浑身颤抖,他的情感正被ROSE的话撕扯得支离破碎。她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利箭射穿他的胸膛,他的心在流血,在走向黑暗。

    “傻了吧?亲爱的……哈哈……”ROSE已无所顾忌,痛快的说:“我还有第三任老公呢!哈哈……第三个王八蛋就是一个大骗子,”她气的浑身颤抖,咬牙切齿,“他千方百计接近我,想方设法讨好我,他得逞了,骗走了我全部的感情和……和我对生活的信心,我彻底……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ROSE伤痛欲绝哭啼起来,她不愿意回想起自己过去婚姻的画面,她想把过去的痛苦生活统统都忘掉。今天让她面对自己深爱的小男人痛述过去,犹如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扒光,这种耻辱感让她是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晓春表情麻木,思绪混乱,心里更是翻江倒海的疼痛,艰难地说,“都已经……过去了……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ROSE止邹啼,泪痕斑斑的抽搐,“是啊……过去了……都过去了。从那以后我就是一俱空壳,一俱游荡在酒吧与夜总会之间的游魂。哈哈!没有目的,没有生活,整日尽情的享乐,尽情的麻醉自己,过着放浪形骸的虚伪日子。谁曾想却碰到了他……他……”ROSE面部抽搐,泪花滚落,极具痛苦的闭上眼睛。 ( 村里的风流囧事 http://www.shubao788.com/0/8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shubao78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