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章:难言之隐

文 / 土豆飘香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老头子骑着他那辆破自行车晃晃悠悠向乐园方向骑"

    自从两年前老头子苦口婆心的把ROSE留在了村里,引来了梦幻乐园项目,他就把全村脱贫致富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ROSE的乐园上。现在老头子老了,折腾不动了,只想在今年的换届奄中退下来抱孙子,和老伴刘玉芝好好的安度晚年。

    老头子挑起眉,眼角的几条皱纹像地垄沟一样深远绵长,双鬓寒霜斑驳。老头子看见乐园门口停满了车辆,三五成群的游客络绎不绝,感到特别的满足和骄傲,因为梦幻乐园是他千方百计招商来的项目,不但解决了全村年轻人的就业问题,而且使七里村这个偏僻贫穷的小山村一夜之间成为全县、全市乃至全省都家喻户晓的旅游名村。

    老幺从乐园出来,笑眯眯的拦在路中央。老头子终于来了,我就知道他没那么早回村,都老胳膊老腿的,我看老头子也是蹬不动了。

    老头子看见老幺叉腰在路中央拦着他,这老小子啥时冒出来的,笑着脚下一使劲简直向老幺骑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——下来啊——”老幺看见自行车向自己撞来连连后退,这老头子是不是疯了,要我命啊!老幺忙喊叫:“哎呀呀——撞人啦———撞人啦——”一闭眼等着挨撞,我 就不信老头子真敢撞我。

    老头子一下刹住自行车,自行车在老幺面前停下,老头子看着老幺笑,老小子还挺自信,大声问道:“老幺,你拦我干啥?着急赶飞机啊?”是不是两天没喝到我家酒,老幺这老小子嘴巴就馋了,嗯,一定是又在打我家好酒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老幺喘着粗气,慢慢睁开眼,抬起手指着老头子,气愤喊:“老头子——老头子——你你你——”老幺一急更说不出话

    “老幺,别急,别急,哥已经把飞机拦下了,你可以安全登机。”老头子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调理老幺的机会,他哥俩这么多年就是这样互相捉弄对方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我要——我要的——”老幺是越气越磕巴,不说了总行吧,看你还说啥!

    “你要的头等舱已经给您预留了位置。”老头子一挥手,把老幺请向自行车后架,“你坐不坐啊?我拉你回家。”老头子装作很认真的想驮老幺,老幺气得一扭头。

    老幺气的歪着头,双眼狠狠瞪着老头子不说话,老头子节目还挺多,我不上你的套,不搭理你,我看你一个人咋往下编,还能吹出花来啊。

    老头子立好自行车,陪着笑走到老幺身边,检讨说:“老幺,别着急,老规矩,咱还三个字三个字嘣,都是哥不对,哥听着行吗?你说话啊?”老头子一摸自己的花白头发,“好了,我不打岔,不抢话行了吧?你倒是快说话啊?再不说耽误工作乐园经理扣你钱啦!”

    “有事说——晚上去——去你家——”老幺一点头一瞪眼,张大嘴嘣着字儿,然后向乐园门口望去。

    老头子嘲笑着,“又拿假情报骗吃骗喝来了。”老幺想喝酒就说嘛,用不着这么“含蓄”的和我说,只要老幺敢去,我家酒就管够。

    老幺得意地笑着,我可没功夫在这里和老头子泡蘑菇,万一让部门经理发现可要扣奖金的,转身向梦幻乐园门卫跑去。老幺一边跑一边嘴里大声嘣出三字,“准备酒——”

    老头子看见老幺进了乐园,骑上自行车往村走。又骑了三里多地,老头子进了村,许多村民看见老头子都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老村长开会去了?”

    老头子回答开会去了,就向自己家骑去。""

    一个妇女过来,好信问:“老村长,咋还骑自行车啊?没跟王书记一起坐车呢?”

    “骑习惯了,挺好!”老头子笑笑继续骑。王茂才愿意咋花村里钱我已经约束不住他了,不过我可不想在我退休之前出啥事,快了,再过些日子就该退了。

    老头子到家门口下了车,推着自行车走进院,看见刘玉芝和苗彩凤在院里说话。

    刘玉芝看见老头子进了院,“回来了老头子?”急忙去接老头子挂在车把上的黑皮包,不住打量老头子,发现老头子很沉闷的样子,老头子不高兴啊!

    老头子把自行车立住,对妻子刘玉芝叹声说:“回来了。彩凤,啥时来的?”和苗彩凤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我一早就来了。”彩凤回答道,看着老头子推着自行车偷笑,这年月那个村领导还骑自行车去开会,笑话死人了,真是老八本。

    “又开啥会啊?”刘玉芝问,老头子不是被镇里领导给批评了吧?有可能,要不老头子不会这么的蔫吧。

    老头子看苗彩凤在就没说开啥会,彩凤和老幺一样嘴上没个把门的,这两口子都靠不住。老头子反而说:“没啥事,做饭了吗?”来到屋檐黄瓜棚下,坐进躺椅歇息。

    刘玉芝忙去给老头子小茶壶端来,轻轻放在老头子面前的小茶桌上,“老头子,你先歇着,饭好了叫你。”刘玉芝和苗彩凤一摆手,两人进屋去做饭。

    老头子确实很累,一把老骨头也不经用了,身上的各个零件都不好使了,精神头一天不如一天,都六十多岁的人了,男人的阳刚之气早已挥之殆尽。

    “嗨……”老头子叹口气,起身拿起小茶壶喝几口水,看见刘玉芝出来摘菜,没和她说话,就躺下闭目想着心事。该是退下来的时候啦,老头子虽然感到失落,但是这是自己在开换届会时就决定了的,不当村长我也没啥舍不得的。

    在七里村我工作了半辈子,都土埋半截了还有啥放不下的呢?老头子觉得自己老了,一切都可以放下了,我真的……真的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得无所谓了吗?

    老头子烦闷的拧了一下眉头,我能放下吗?我能安心的撒手不管了吗?七里村现在的这个局面,我真是不放心啊!

    让老头子最放心不下的是换届奄,孙强和侯五能选上吗?他俩能竞选过王茂才和吴俊吗?王茂才和吴俊都干了好多年了,而且两人奸猾得很,恐怕孙强和侯五不是他们的对手啊!

    现在我当着村长,王茂才和吴俊有所顾忌,不敢胡作非为,如果自己就这么下去了,孙强和侯五再选不上,那我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七里村不就毁在王茂才和吴俊的手里了吗。

    嗨,嗨!老头子连连叹气,他愁啊!

    老头子感觉一阵尿急,身下感到一阵丝丝的隐痛。我就喝了两口水,又来啦,又来啦!急忙起身去茅房。路过菜园时看见刘玉芝在看自己,好像很担心的表情。老头子解开裤子想小便,尿啊……快尿啊!想尿又尿不出的难言之隐一直困扰着他。

    没用的家伙,你倒是醒醒啊?老头子摇着自己的小软茄子,哎呀……有了有了……他夹住软茄子滴出几滴尿水,就再也尿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老头子还是很难受,不得不轻轻揉起来,前列腺啊前列腺!我的前列腺是个大问题,大问题。老头子揉了一会儿,感觉舒服些,提上裤子,走出茅房。

    刘玉芝过来问:“又难受啦?”很是关心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p; 老头子点点头,“你忙吧!我一会儿就好了。”很沮丧的走到瓜棚坐下,伸手想抓住小茶壶喝水,想想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刘玉芝跟过来,“我去给你拿药,一会儿把药吃了,”

    老头子又点点头,刘玉芝很愁闷的往屋走去。

    老头子看着刘玉芝穿着ROSE给买的裙子很漂亮,她扭动的腰肢还是那么的动人,还是那么的撩人心弦——宛如她年轻时一样,它还是显得那么年轻啊!

    老头子一想到自己的前列腺,一看到眼前还风韵依旧的妻子就有种被人瞧不起的感觉,尤其是当方汉年每次来家时,他看刘玉芝的那种眼神,就更加增添了老头子的担心和忧虑。

    但是老头子从来没和刘玉芝说些啥,我又能说啥呢!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老夫少妻的差距让自己很难再找回往日的阳刚与自信。

    老头子也狐疑的猜测过刘玉芝和方汉年是不是有事啊?可是以方汉年的端正人品,老头子相信他和刘玉芝之间绝不可能有啥瓜葛,老头子对自己的判断很认可,也就没和刘玉芝说过啥。

    刘玉芝从屋里出来,走到老头子面前,弯腰把手里的药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老头子从刘玉芝弯下腰的领口看到,她的两只玉兔还是那么的光滑饱满,俊俏的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。老头子有些后悔,为啥要娶这么漂亮的媳妇啊?为啥还要娶个小媳妇啊!年轻时的得意都一扫而光,剩下的是愁闷和对自己渐渐老去的沮丧。

    刘玉芝看着老头子的表情好像是很难受,问:“你没事吧老头子?”去摸老头子额头。

    老头子头一歪,“我没事儿,累的。”老头子没让刘玉芝摸,“歇一会就好了,做饭去吧!”躺下闭眼,心中哀叹:别摸了,我都好久没碰过你了。 ( 村里的风流囧事 http://www.shubao788.com/0/8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书包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shubao788.com